世环通小程序 扫码打开小程序
万家优质供应商一键触达

铜价降了,空调及热泵出厂价什么时候降?丨暖通观察

   日期:2022-07-11     来源:暖通家    作者:屠鲁旭    

时钟拨回到年初,在第一、二季度的升温中,铜价“涨”声一片,牵动着众多品牌和经销商的心。然而步入第三季度,铜价却以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,从高峰时期七万多,到7月6日,铜价跌破6万,“暴跌”宣布着铜价牛市结束。而抛给经销商的问题则是,之前铜价涨,众多品牌产品涨价,如今铜价暴跌,会不会降、什么时候降?

 

图片来源:Mysteel

 

实际上,渠道商苦涨价久已。开年前后随着众多品牌接连涨价,经销商有苦说不出。一方面,受疫情反复的影响,消费者不仅购买力下降,捂紧钱袋子的背后,更是体现出消费节制而又理性的心理变化,而在消费者越来越难以打动的情况下,涨价不啻于雪上加霜另一方面,在工程市场,受制于房地产下行,项目越发难做,特别在市场最低价中标中,涨价所带来的影响将是经销商竞争力的进一步下降。又由于总包方拖欠公款时间较长,经销商回款速度慢,对于经销商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

而工厂降价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 


 

首先,工厂制造一般用期货价格,现在生产所用的铜也许是涨价时高价买的铜,现在的铜价不足以影响过去的价格,所以,其价格并不会因为现在铜价的涨跌而出现即时性的变化。并且在正常情况下,由于期货要负担较多的仓储费、保险费和利息,其价格一般比现货价格高。此外,虽然铜价跌破6万的门槛,一定程度上可缓解企业的原材料成本压力,但这个一定程度是多少,并且在时间线上使得企业何时缓解,依旧需要打上问号。

 

其次,制造企业生产成本未降。制造企业的生产成本一般包括直接材料、直接人工、资产折旧、燃料/动力、制造费用及期间费用等六大科目。在原材料上涨背景下,企业已经承担一部分压力,而开年以来疫情爆发的突然性,也不期而然地考验着制造企业的供应链。以上海封控为例,上海制造企业生产停摆,货发不出去,但工人工资、场地租金等成本依旧在支出,企业产品收入无法弥补产品生产过程中的各项支出,生产成本未降,有些或将上升。此外,某些品牌对于疫情地区施行补贴政策,也间接增加着隐形成本。

 

最后,工厂价格上涨后,不会轻易降价。在承受市场压力下,维持企业的利润是直白而又直接的正当理由,特别是在国民消费水平不断提升背景中,合理的涨价,显然对于维护品牌和推动市场发展也颇具重要作用。而在同质化竞争严重的中央空调市场,如果仅靠降价促销刺激消费产生购买行为,不仅会影响品牌在消费者心中形象,间接培养消费者对于降价的依赖,并且频繁的降价更将会吸引相对低端的消费群体,长期以往形成恶性循环,从而使得自身和经销商陷入低价竞争的泥淖之中,降低企业本身的盈利空间。

 

或许,对于众多经销商来说,就目前而言铜价暴跌不会成为压在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,使得品牌产品立马下调价格,毕竟上下游产业的震荡传递具有一定滞后性。但俗话也云,日中则昃,月满则亏。随着后疫情时代逐渐步入尾声,人们消费热情和消费动力不断提升等众多综合因素影响,品牌产品降不降价,也如同熟悉变换的市场般,扑朔迷离。

 

你怎样看待未来众多品牌产品会不会降价?欢迎交流。

 


 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热门排行
预约
1
收藏
36
扫一扫打开小程序
021-33231363/1371/1336
关闭
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