气候谈判耶伦不够格,美国垃圾碳排放已超中国266倍,美军碳排放比肩葡萄牙全国

   日期:2024-04-07     来源:清气团固废展望    

美国财长耶伦,抵达中国了,接下来,她要做两件事,

 

第一,跟大量美国驻华企业沟通交流,探讨美国还需要做哪些贸易限制手段。

 

第二,耶伦估计还会跟大量环保NGO组织代表,畅谈气候变化问题,从NGO那里获取信息,进一步在中美气候变化中,获取更多的谈判筹码,同时可能还要鼓吹美国的环保低碳理念,诱导中国的NGO们,继续跟队美国。

 

清气团认为,耶伦大娘可能还真不配跟中国对谈气候变化,既无资格也无实力

 

经过这么久的全球气候变化博弈,美国非但已经丧失成为气候变化引领者的身份,反而已经成为拖累全球气候变化的绊脚石。

 

美国垃圾处置二氧化碳排放,超过中国最高达266倍

 

如,美国落后的垃圾处理方式——无限制无管控填埋,正在向大气层释放巨量的温室气体以及剧毒二噁英气体。

 

根据美国环境保护局(EPA)的数据,垃圾填埋场产生的甲烷占全美甲烷排放的约14%-17%。以2021年数据为例,美国市政垃圾填埋场释放了约370万公吨的甲烷。

 

 

根据经合组织数据,美国2021年垃圾填埋量约为2.4亿吨。甲烷的全球变暖潜能是二氧化碳的86-100倍(以20-100年为时间尺度)。

 

因此,美国官方口径中的垃圾填埋,每年碳排放量约为3.18亿吨-3.7亿吨左右。

 

不过,美国科研机构和环保组织,却普遍认为美国官方甲烷排放计算系数严重缩水,实际排放系数大大高于官方认定。

 

如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和科学航空的研究人员,通过卫星遥感监测发现,美国一些垃圾填埋场的甲烷泄漏率是美国环境保护署估计的六倍。

 

又如,环境诚信项目(Environmental Integrity Project)、切萨皮克气候行动网络(Chesapeake Climate Action Network)和塞拉俱乐部(Sierra Club)等美国本土环保NGO组织,认为EPA使用的排放计算方法过于陈旧,至少低估了甲烷排放量25%。

 

环境诚信项目的研究发现,某些地区的垃圾填埋场甲烷排放量是官方估计的四倍。

 

EPA的资深化学工程师苏珊·索恩洛(Susan Thorneloe)也表示,EPA可能低估了垃圾填埋场的甲烷排放量,建议需要更新估算方法。

 

照此计算,美国的垃圾填埋带来的年度碳排放,应该达到12.72亿吨-22.2亿吨。

 

 

对比中国垃圾焚烧的数据,仅2020年,中国垃圾焚烧处理量1.93亿吨,初始碳排放为0.628亿吨,替代燃煤碳排放0.5459亿吨,折合净碳排放为835万吨。(数据来自天津大学环境学院)

 

相比之下,美国仅垃圾填埋的碳排放量,就比中国垃圾焚烧,最高倍数达266倍。

 

同时,美国目前只有少部分垃圾填埋场,进行甲烷的收集和处理

 

美国官方数据,记录在案的垃圾填埋场,约有2600个,其中只有500个垃圾填埋场安装了气体收集系统,将甲烷转化为能源,如用于发电或供热。绝大多数,垃圾填埋场未能有效处理甲烷。

 

即便是加装了甲烷收集装置的填埋场,设备也经常发生故障,而且也有大量未被收集的点位不断释放甲烷。

 

 

此外,美国垃圾填埋场的二噁英排放,也是巨量惊人的,因为有大量被刻意隐瞒的火灾发生,以其2022年的二噁英排放量为例,高达2585.76克,比中国垃圾焚烧的同期二噁英,高出9245%。

 

美国垃圾填埋场的甲烷排放对气候变化,二噁英排放对全球生态环境污染,有着重大而不容忽视的影响,

 

但美国政府却对垃圾填埋问题漠然视之,EPA对科学机构和环保组织对于甲烷系数的修改,经常性打马虎眼,各种推锅,反正就是迟迟不改;对于要求各州垃圾填埋场,加装甲烷收集装置,EPA干脆摆烂。而在特朗普任总统期间,美国环保署EPA甚至公开宣布,推迟全国垃圾填埋场加装甲烷收集装置的计划。

 

对于垃圾填埋场频繁火灾的二噁英问题,EPA干脆视而不见,长期不监测,也蓄意避开相关话题,仅有极少数美国本土良心学者,如哥伦比亚大学的Henri Dwyer等人,在持续跟进。同时,各州政府,对垃圾填埋场的火灾等重大问题,甚至会刻意隐瞒。

 

 

如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东北部穆迪垃圾填埋场,2022年11月,发生了一场大火,大火覆盖了数十英亩土地,火势基本在垃圾填埋场的深处蔓延,有些地方燃烧深度达150英尺,其后当地政府多次组织扑灭,都未能有效遏止,美国知名气候变化媒体《 Inside Climate News》调查显示,火灾延烧了一年零四个月,从2022年烧到2024年,时至本稿发稿之前,依然没有火灾被扑灭的消息。

 

美国军方碳排放已超过葡萄牙和丹麦全国排放,但更多数据却被隐瞒

 

美国本土NGO组织,冲突与环境观察站(Conflict and Environment Observatory)的环境政策官员林赛·科特雷尔(Linsey Cottrell),在2022年,利用能源部的数据发现,美国军方自2001年全球反恐战争开始以来,已经产生了超过12亿吨的温室气体,二氧化碳排放量比葡萄牙和丹麦等整个国家的排放量还要多,而且国防部占联邦政府燃料消耗的近80%。

 

美国军方拥有大量的财产,并且有很多建筑物需要供暖和供电。2018年,国防部在160个不同的国家拥有约58.5万个设施,占地2700多万英亩。这些建筑都排放温室气体;克劳福德的报告发现,2013年,五角大楼本身排放了超过2.4万吨的二氧化碳当量。克劳福德发现,这些设施约占国防部能源消耗的三分之一。

 

不过,美国对军用燃料消耗的碳排放报告数据,刻意忽略用于为飞机和船只提供动力的大部分燃料,尤其是那些在海外运营的飞机和船只。美军还明确指出国际军事运输燃料的温室气体排放,所有陆军和大多数海军陆战队的燃料,以及任何在美国境外运送的燃料,都不计算在内。

 

所以,耶伦跟中国聊气候变化,真不够格!

 

美国国内目前对于气候变化的争议不断,拜登政府在推行各种低碳政策上,遭遇阻力重重,连最资深、认知最全面的气候变化专家型官员官员-前国务卿克里,被迫从气候变化特使的职务上,黯然离职。

 

美国也随时面临再度退出各种气候条约的风险,尤其是特朗普如果再次当选。

 

如果,美国确实要应对迫在眉睫的气候变化,应该拿点实际态度与中国合作,尤其是在垃圾减碳方面,积极引入中国先进经验,尤其是先进的垃圾焚烧减碳降二噁英技术,才能大大降低美国目前的甲烷排放量,也能减少越来越多的填埋场臭气和火灾投诉问题。

 

 

 



 
注:此网站新闻内容及使用图片均来自网络,仅供读者参考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或冒犯,请联系删除,联系电话:021 3323 1300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相关产品推荐
预约
4
收藏
42
扫一扫打开小程序
021-33231363/1371/1336
关闭